店铺信息
描述相符:
服务态度:
发货速度:
联系客服:
联系电话:010-64093362
工作时间:每周一至周五9:00-17:00在线
认证信息:
内容简介
《中华经典普及文库:徐霞客游记》也是一部实录性质的历史著作,是后人认识明末社会情况的最直接的信史。它所反映的内容十分广泛,包括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侧面,主要有农业、手工业、商业、民族、政治、统治阶级生活、人民生活、农民起义、宗教、文物等方面。
  《中华经典普及文库:徐霞客游记》还是文学名著。它重视写实,力求准确、生动地再现祖国山河,让多姿的山光水色直接和读者见面。它是用文学笔调写作科学著作的典范,即既忠实于科学真实,又有艺术加工。其艺术特点,可以概括为真、细、活、热四个字。它无文人雅士的矫揉造作,无虚拟之词,无雕饰之痕,具有朴素的语言,清新流畅的文笔,以真切、质朴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目录
出版说明
游天台山日记浙江台州府
游雁宕山日记浙江温州府
游白岳山日记徽州府休宁县
游黄山日记徽州府
游武彝山日记福建建宁府崇安县
游庐山日记江西九江府山之阴为九江府山之阳为南康府
游黄山日记后
游九鲤湖日记福建兴化府仙游县
游嵩山日记河南河南府登封县
游太华山日记陕西西安府华阴县
游太和山日记湖广襄阳府均州
闽游日记前
闽游日记后
游天台山日记后
游雁宕山日记后一
游五台山日记山西太原府五台县
游恒山日记山西大同府浑源州
浙游日记
江右游日记
楚游日记
粤西游日记一
粤西游日记二
粤西游日记三
粤西游日记四
黔游日记一
黔游日记二
滇游日记一
游太华山记
滇中花木记
游颜洞记
随笔二则
滇游日记二
滇游日记三
盘江考
滇游日记四
滇游日记五
滇游日记六
滇游日记七
滇游日记八
滇游日记九
滇游日记十
滇游日记十一
永昌志略一
近腾诸彝说略
滇游日记十二
滇游日记十三
鸡山志目一
鸡山志略一
鸡山志略二
丽江纪略
法王缘起
溯江纪源(一作《江源考》)
节选
二十四日早起,霁色如洗;及饭,反有雾蒙四山;日出而净如故。及起行,土人复欲走果化,不肯走都结,即迂往其村,亦不肯送。盖与都结有仇杀,恐其执之也。余强之不能,遂复送向那印。盖其正道在旧州,此皆迂曲之程也。遂西南行田陇间,半里,穿石隙登土山西向平上,半里及其巅。又半里,越岭而南,稍下度一脊。又平上半里,复逾巅西下。一里,及坞中,遂循水痕西北行。一里,有小水自北坞来,与东来小水合而西去。又随之西一里,复有小水自北坞来,与东来之水合而南去。路西上山,直上者一里半,平行岭上者二里,又西向下者一里半,下及坞底。忽有水自南峡来,涵碧深沉,西向去。过坞半里,从北山西上一里,登岭上又一里,稍下,过一脊复上,始依岭北,旋依岭南,俱西向平行岭上,南望高岭,即旧州走都结者。共三里始西南下,一里半而及其坞,则前所过南峡之水,与那印之水东西齐去,而北入石山之穴。截流而西,溯东来之水三里,饭于那印。候夫至下午,不肯由小径向都结,仍返结伦。初由村左西北上山,转西南共一里,登岭上行。西南五里,稍下,度一脊复上,西南行岭上六里,转出南坳。又西南行六里,稍东转,仍向西南,始东见旧州在东南山谷,结伦尖山在西南山谷。又西二里.始下,南渡坞塍,始见塍水出北矣。又南逾山半里,又渡塍逾小山一里,得一村颇大,日已暮。从其南渡一支流,复与南来大溪遇。南越一垅,溯大溪西南行塍间,又一里半至结伦州。州宅无围墙,州官冯姓尚幼。又南渡大溪,宿于权州者家。是日约行四十余里,皆迂路也。
  二十五日凌晨,权州者复送二里,至北村,坐而促夫者竟日,下午始行。即从村东南上山一里,始东北逾岭,旋转东南,绕州后山脊行。六里,少庭脊,复上行岭畔者三里,又稍下。其处深茅没顶,舆人又妄指前山径中多贼阵,余辈遥望不见也。又前下一里,渡脊,始与前往陆廖时所登山径遇,遂东瞰山谷,得旧州村落。又东南下者半里,时及麓,舆夫遂哄然遁去。时日已薄暮,行李俱弃草莽中。余急趋旧州,又半里下山,又行田塍间一里,抵前发站老人家,已昏黑,各家男子俱遁人山谷,老人妇卧暗处作呻吟声。余恐行李为人所攫,遍呼人不得。
  久之,搜得两妇执之出,谕以无恐,为觅老人父子归,令取行李。既而顾仆先携二囊至,而舆担犹弃暗中。已而前舍有一客户来询,谕令往取,其人复遁去。余追之执于前舍架上,强之下,同顾仆往取。久之,前所遣妇归,云:“老人旋至矣。”余令其速炊,而老人犹不至。盖不敢即来见余,亦随顾行后,往负行李也。半晌,乃得俱来。老人惧余鞭其子若孙,余谕以不责意。已晚餐,其子跛立,予叱令速觅夫,遂卧。
  二十六日凌晨饭。久之,始有夫两人、马一匹。余叱令往齐各夫。既久,复不至。前客户来告余:“此路长,须竟日,早行;兹已不及。明晨早发,今且贳跛者,责令其举夫可也。”余不得已,从之。是日,早有密云,午多日影。既饭,遂东向随溪入石山峡,一里,两石山对束,水与路俱从其中。东入又半里,路分两岐,一东北逾坳,一西南入峡。水随西南转,轰然下坠,然深茅密翳,第闻其声耳。已西南逾坳,则对东西山之后脊也,溪已从中麓坠穴,不复见其形矣。乃转至分岐处,披茅觅溪,欲观所坠处,而溪深茅丛,层转不能得。又出至两峰对束处,渡水陟西峰,又溯之南,茅丛路塞,旋复如溪之北也。乃复从来处度旧路,望见东峰崖下有洞南向,已得小路在莽中,亟披之。其洞门南向,有石中悬,内不甚扩,有穴分两岐,水人则黑而隘矣。出洞,见其东复有一洞颇宽邃,其门西南向,前有圆石界为二门,右门为大。其内从右人,深十余丈,高约三丈,阔如之,后壁北转渐隘而黑,然中觉穹然甚远,无炬不能从也。其外从左南扩,复分两岐,一东北,一东南,所人皆不深,而明爽剔透,有上下旁穿者。况其两门之内,下俱甚平,上则青石穹覆,盘旋竟尺,圆宕密布无余地。又有黄石倒垂其间,舞蛟悬萼,纹色俱异,有石可击,皆中商吕,此中一奇境也。出洞,仍一里,返站架。日色甚暖,不胜重衣,夜不胜覆絮。是日手疮大发,盖前结伦两次具餐,俱杂母猪肉于中也。
  ……